从程序员到经理的历练

作为一个技术人员,想成为管理者并不难,只要你坚持这个工作。在国内的氛围中,当技术人员,在经验、能力、年龄达到一定层面后,公司都会想办法提升他的职位,进入管理岗位,如项目经理、研发主管、技术部经理、技术总监等等。很少会有公司能允许一个三十多岁的程序员存在,即便他做着技术工作,也会给他安个什么大牌的头衔。

当进入管理岗位后,痛苦就开始了。专业技术人员与技术管理人员,虽然都是技术性工作,前者侧重于技术,后则侧重于管理,工作性质已经有了明显区别。相较于技术,管理工作更复杂。管理工作是面对人,技术工作是面对电脑,人比电脑复杂得太多了。没有学不会的技术,管理则需要岁月历炼。管理的英语单词“Manage”,就是男人与岁月的合成词。

我也是做技术出身的,我经历过的痛苦,或许可以帮助大家快速成长。

国王的命运

管理性工作,不管你做的有多好,总会有人给你提意见,总会有人不满意。相比较而言,做技术性工作,真是太幸福了,不用操心,专心至致,不会有人打扰,做起来也顺手,工作成果总会受到大家的赞誉。

当我在做经理后,总是忍不住回过头来写代码,一方面是因为管理能力不足,任务分解不出去,一方面是对他们做的工作不满意,最主要的还是,写代码的感觉实在太幸福了。虽然我现在也写代码,但目的已经不是为了体验幸福,而是觉得作为一个技术方面的管理者,不应该丢弃技术,工作重点已经不是程序编写。

在那个阶段,我非常迷茫,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工作做好,团队成员整天提意见,公司领导责备多于鼓励,我的自信心跌到了冰点,甚至有想过放弃管理工作。但说实话,又有些不甘心,也有些中国人官本位思想,毕竟是混到个小领导了,真是再下来了,多没有面子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看了很多管理的书、管理的讲座,始终不得要领。有一次在书店闲逛,看到《沉思录》随手拿起来翻看,我知道这本书,之前中央领导向社会推荐读物,温家宝推荐了《沉思录》。也就是这一翻,看到了将会影响我终生的一句话(一点儿也不夸张)。

“国王的命运,就是行善事而遭恶誉”。

我毫不犹豫的买下这本书,如果一本书有一句话值得拥有,这几十块钱就花值了。

前一段,有个朋友刚当了项目经理,很痛苦,在QQ上向我诉苦。我说,我送你一句话,“国王的命运,就是行善事而遭恶誉”,管理者就要有王的胸怀,不仅要敢于担当,还要有胸襟承受非议,相信自己是对的,做就是了。几秒钟后,他的QQ签名变成了这句话;几个月后,说他感觉自己已经可以胜任了。

在我的管理工作中,每次提拔主管时,我都会赠送这句话给他们。我不担心他们的技术能力,我担心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。其实这句话,有些类似于“走自己路,让别人去说吧”的意思,但是它更有气魄。

《梓人传》

当刚开始做管理工作时,任务分解是一个让我非常头痛的问题。

如何能够合理的把任务分配给团队成员,让他们轻松完成,而且又能保证质量,这对我来说,实在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往往是,任务分解不出去,自己埋头干活,团队进度没时间把控;要么就是团队成员做完工作,不合要求,自己伸手把任务又重做一遍。很显然,我做得更好,更快。看着程序员们崇拜的目光,也有点小小的成就感。可到头来,自己累得要死,并没有落好,还净落埋怨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着重学习了项目管理,后来还考了一个信息系统的项目管理师。我很清楚,自己应该高屋建棱,我还自己总结了一句话,“低姿态工作,高视角审视”。事实上,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“高视角”。虽然书上讲了很多方法,但操作起来总是不能令自己满意。

很偶然的,我在图书馆看杂书,看到柳宗元的《梓人传》,有些感触,后来上班时无事时,在网又搜这篇文章,仔细的阅读,还看了很多人的点评。虽然没有醍醐灌顶吧,但也受用良多。

例如文中所述:

“彼将舍其艺,而专其心智,能知体要欤”

“不炫能,不矜名,不亲小劳,不侵众宫,日与天下英才讨论其大经。如梓人之善运众工,而不伐艺。”

它说的这些原则,我全违背了,思路不正确,方法再正确也没有用。

法、术、势

为了规范开发行为,我制订了很多制度,因为从我自身管理思想上来说,我是崇尚制度化管理的。我学习了很多开发方法、开发模式,研习了很久,但任何一种方法,应用到研发工作中,都是一堆问题。当有人质疑时,我总会引章据典的予以辩论,说得对方无可反驳,其实我也清楚,他是“口服心不服”。

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,我相信自己学习的东西都是正确的。为什么就实施不起来呢?

前几天和一个朋友还在聊这类事情,他也很迷茫,我告诉他,其实我也经历过这个阶段,我建议你有时间看看《韩非子》。我当时就是认真的看了《韩非子》(其实也没有看完了,至少比以前看得仔细了)之后,才有了较大改观。

《韩非子》是法家思想经典之作。我们总是以为,法家思想提倡“法”,就是制度化管理。事实上,法家的精髓不仅是“法”,而是包括:法、术、势。

法,是制度,是条例,也是规范,它有一定的约束性,但它不是为了约束,而是为了规范。

术,是手段,是技巧,例如,当发现别人做得不符合要求时,不要批评,而应该说:“你做得很好,但我认为,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”

势,是权力,是职责,例如,韩非子中说,桀纣虽然很坏,但如果不是坐在王的位置上,也不能危害天下;尧舜虽然贤明,如果不是坐在王的位置上,也不能造福天下。

我们评论法家思想,总会说“法太苛”,并举秦朝失败的案例,事实上,至从秦朝之后,无论哪个朝代都在延用法家思想,也就是所谓的“儒表法里”(表面是儒,其实是法)。到了唐朝,则大范围照搬秦制,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,柳宗元说了句名言为唐朝开脱,“秦之失,失于政,非失于制”,就是说秦朝的制度是非常好的,是他们管理上出了问题。

应用到我们管理中,制度化是必须的,其次还要考虑管理手段问题,不能完全依靠制度。最后,就是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,明确其职责。

关于“法”,我们可以学习别人,甚至照搬。而“术”,则需要因地制异,需要管理艺术。而“势”,则需要因人而异、量才适用,它不仅需要高超的管理艺术,还要大胆授权、敢于放权。

后记

前一段想写篇文章,叫《保持精神世界的生物多样性》,后来起了个头,一直没有往下写。技术人员是专家,管理人员是杂家,多读书对自己会有好处的,只要是好书,管它哪个方面的,只管去读,总会有用到的时候。

国外的管理书籍,都比较通俗易懂,但咱们中华文明的瑰宝,还有很多营养需要我们吸取。… 更多...

Windows启动过程

当你启动计算机之后,windows的启动过程就开始执行了。下面是详细步骤:

1 BIOS执行一些初始系统检查,并读取磁盘的第零簇的内容。第零簇内容有一个特殊的称谓 – 操作系统主引导扇区 MBR(Master Boot Record)。

2 MBR保护两部分:

1 系统启动代码 (共有446 bytes)

2 分区表入口(16 bytes colored entries in the bottom)

3 根据系统代码,我们可以找到系统所有的分区,并找到系统启动分区。如果分区表入口的第一个字节值为0x80,那么可以确认这就是分区表入口,它也被称为根分区或系统卷 . MBR中有四个分区入口,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只能有四个系统驱动?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还得有扩展分区入口.

4 除了分区得到确认外,还能够确认系统启动分区的第一个磁盘簇。具体的值存储在启动代码的8th-12th字节。上图中这个值为3f 00 00 00,按照小端计算,其值为0000003f,即第63rd扇区。

5 启动入口第63rd扇区又称为启动扇区,从这里开始可以读取到文件读取根磁盘(c:)的文件ntldr(NT loader)。

6 有时候,系统启动中提示错误信息“NTLDR is missing”,正是因为读取不到这个文件。 读取这个文件的信息后,windows开始把内核文件加载到内存中。先确定页面大小,然后读取ntdetect.com,根据BIOS设置进行硬件检测,最后读取boot.ini以显示启动菜单,即提示有哪些操作系统。

 … 更多...